RayTao

4.27《三十年间》

于地底黑暗中走了一回,

出口尽头,依旧阳光灿烂。

匆匆踏进家门的那刻,被其笼罩。

悄然留意到那已被闲置的信箱。

原来当初一开始说要去的,是北岸邮筒。


“你呀,十足我当年甘硬颈。你呢滴脾气,以后出来做野迟早会连累死你。”

被老爸说自己那坏脾气也非一时三刻的事了。

记得当初头一回接有报酬的片子,

做到最后也是看不惯对方的指手画脚,

一气之下,便说出“就算你不给我钱,我也无所谓了”的话。

就那样,600变成400,其实已算是走狗屎运。


    “我注意过,即便是那些声称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而且我们无力去改变的人,在过马路之前也会左右看。”


人的改变,总非一时三刻之事。

但,日久必见人心。

这是写给未来自己的信,

但愿有效。


若,

信件期限,三十年。

你又会寄谁一封怎样的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