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Tao

4.30《双城》

石围塘,一个行将就木的名词。

是广三线的起与终。

沿着轨迹,一路向西,

能达至广商三水西门之外。


佛山曾留下给自己的印象,

不过是五岁那年,第一次坐火车到禅城,

于桥上看着下方列车驶过的画面。

两年的三水生涯,

留下的是“天翻地覆”亦不足以概括的记忆。

由一开始决心展现比以往更积极的态度,

到后来各种的忙碌、迷茫、甚至消沉。

最后疲惫不堪地将自己曾经为之努力付出过的交棒他人,

眼睁睁看着偏离最初设想无能为力,渐渐远离昔日那个自己。

就像禅城车站亦有闭门谢客,曲终人散的一日。

仿佛一切经历,就是日后人生的短暂缩影。


回到广州,

开始面对着要走与过往完全不同的路。

没有大二那年对一切事情皆意料之中的实在感,

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总是那么意料之外。

令人手足无措,招架不及。

说不定下一刻,

又将是一堂短暂的人生哲理选修课。


其实,于双城之间,

看到最多的,是各式人心。


有人话,要见一个人,需要用心。

然而,有心人却不多。

一开始还可能有点累,但其实做得未必有多少。

维系一段感情需要付出多少,无论爱情、友情、抑或至亲之人,

恐怕会是无解的答案。

除却,以诚待人。


日久不一定生情,

但必见人心。


说到底,

我也不过是凡人一名,

有着凡人的七情六欲;

会冲动,会执着;

不见得有多优秀,也不见得有多自信。

20余年的岁月,

足以将年少锐气减退至所剩无几,

变得畏缩不前,只知明哲保身。


生日总是一个宏大得难以说尽的话题。

年岁增长,

磨蚀的是过往的进取,

耗费的是曾经的无限热诚。

无论汗水与泪水,热血或狗血,

在本是One Shot,One Take的人生里头,

面对时间,一切都将失真。

再言不由衷的说话,皆可化作最直白的谎言。

或者下年四月,我已不能再写出这里的字句, 

空留一个,休止符。


我不知这里会否开出回到过去列车。

我只知道人的成长,必然不可逆。


“终有一日,我会忘记当初那些流泪的理由。”

但愿,

我最后一次流泪的理由是:

喜极而泣。 

评论(11)

热度(8)

  1. 笑儿笑笑RayTao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