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Tao

4:00,热得一轮深夜惊醒,无法安睡。此刻若我对床边窗外孤寂的世界呐喊,恐怕亦是无人回应,软弱无力。

过往的片段好得让我手足无措,
即使只是片段。
记录可以删走,记忆不能。
唯有苍老至死,方会消逝无踪。

好一回如斯疯狂,
夜半的思念,逆流成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