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Tao

《四分之一》

工作整整三年后,有了难得丰富的一个月。

说起来或许有点夸张。像最近一个月那样,还算规律地上下班完成工作。下班后还有一众从广州过来的好友,一起研究也好,聊天谈心也罢。都极为难得。

虽说舍友也是好友之一。但工作时间的不规律,让这三年下来,自始自终更像一个人独自走过来。

尽管屈指可数,不过在这并非没有朋友。然而能交心者,又有几多呢?

也许在社交网络上,自己看起来还算活跃。其实不过是,每天结束工作后,我真不知如何打发所剩无几的放松时间。想拼命通过这样的办法,来让自己好歹感觉仍生活在那熟悉的城市与人际关系中。

包括那个未曾更换的手机号码,广州的。以及一直以来,不太愿意说“回家”,更愿意说“回屋、到屋”之类的话。

即便是回到屋,微信充斥着的,更多可能是工作上的消息。以至于现在和别人外出吃饭,即便收到消息,都下意识的不想打开手机。

工作逼着自己多少学会了理解他人与沟通交流。然而内敛的本质却并未根本改变。上半年工作的各种瓶颈与困境,最后是熬过来了,也真的很锻炼人。但同时也让自己重新审视了当初的三年计划。

正如几乎每个见面的朋友,都会问起“你将来会否回去”的问题。

说到底,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人可以一辈子心无旁骛地热爱自己的工作。也没有那么多人可以真的一辈子在“变得更好更大的世界里见识更多有趣的人与事。”的原动力中不断向前。

包括自己,也不例外。

曾以为自己可以做到这样。的确,现在是让理想因为工作的成绩,多了几分实现的可能性。但当事情完成到某个节点时,发现更多是为了填补当年毕业前后的各种失落与迷茫。犹如一剂麻药。

当初入行的纯粹热情开始变成理性后会发现,原来除了拼命工作,自己还是会对生活有所期待。会更加坚信自己当初信奉的原则:除非那等同于你的事业。否则自己的人生,并无必要完全奉献给某个公司。

与多少有点成绩的工作相比,便是显得有点苍白的生活。以至于今年回了两趟家。每逢单独外出,父母居然开始问起是否出去跟别人拍拖时,都颇为尴尬。

照片是个不错的东西。但若悲剧收场,亦易成睹物思人的道具。特别是你倾注过热情,被人随意丢弃时。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插句舍友的话:你甘鬼好文采嘎。
谁让我在说的,是“感情”二字呢。

想想心动这种感觉,也好久没体会过了。每逢吉日,都会看到同学的婚庆消息。感觉他们已经走到人生的另一阶段,而自己好像一切才刚刚开始。有种莫名地错位感。

像周末两天溜去重庆这种临时的决定,当完成订票那刻,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如此冲动。两天的暴走后,真正逐渐体会到的是:和近一个月朋友们来北京带来的久违愉悦一样,果然有很多事情,两个人一起去完成,的确比一个人做要有意思得多。

以老爸的算法,都是早已过去四分之一的人生了。然而我面对三年下来的一切,每当思考将来,心中仍是如此手足无措。

再也不会有参考模版去指导自己的人生。自己不再是一无所有,却仍未拥有最想得到的东西。就像大家一直问的归期那样。何时何处,我仍然在困惑,在怀疑。

在不同地方,连续两晚看完从影院走出。都看到了挂满灯饰的圣诞树。

一年又要过去了。

2016.12.10
北京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