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Tao

这灿烂又参杂着蓝色的夏天

一如波折的人生般色彩斑斓

苍老感...

系突然间成了学校里最老的一批人,

开始不时空无一人的宿舍,

还是选修课上,身边坐满的都是比你年轻的“同学”?


系曾经的同学,如今成了学弟学妹的老师;

而自己却只能在学校上课,

以及开始习惯性地刷新着Gmail邮箱。


“因为方便他们打分筛选人嘛,网申都这样”


分数、排名;

热闹的课堂、对新电玩的狂热;

乃至对新事物的兴趣...

读书一词,突感遥远。


连对认识新人都会感到倦怠。

君子之交淡如水。那泛泛之交呢?

旧友渐疏,新人莫来。

越长大,果然越孤独。


就如对一些事情,越是否定,

其实只不过仍是在乎。


四年了,我究竟做了什么?

2011.9.18,一年后。


曾经是副怎样的模样,现在还否记得?

抑或早已面目全非,不再是当年总是冲劲十足,亦容易冲动自己?


渐渐变得不想说话,渐渐变得易怒,难以将情绪安静。

心底话堆积如山,恐怕不少已被掩埋到忘记。

”我想要的,是一种沉静、内敛、不张扬的力量。”

最后,却是在茫然的目光中,沿着相反的反向,渐行渐远。


如梭的时光面前,物是人非。

莫名害怕毕业照的那天。

#看图写作#好久没放图了...上一次刷快门,得追溯到什么时候

Skinner:"...But you don't hold onto things.Why is it taking you so long to..."

Will:"Because it is.It doesn't work like in the movies.It doesn't work at all..."


I'm still an idealist.

Something change,but something never.

突然再听到这歌。

一如所有事情的,不期而遇。

再见不是年少时

自从得每晚下楼装水后,总有种别样感觉。

世界仿佛变得很安静。就如住在大学城的同学那样,与世隔绝。

这是最近才有的念想。


再过数天,人去楼空,再也不知归期。

是因为这个吧...


3号傍晚的日落组照,收到了这样一条转载:

“夕阳再美又怎样,你又不在现场。”


一如239线公交再也不走康王路,

我们终会到了不再有课程的一日。

不再回到这里的时候。


下次重见,会否不再年少。

若你问我,恐怕亦只能答一句,”我不知道“。

night~

2012.7.3,The longest day,the magic sunset...

这会是,最后的日子么?

《在本部的日与夜》2nd

——新西楼外,彩云の南

“一辈子那么长,一天没走到终点,你就一天不知道,哪一个才是陪你走到最后的人。”


一夜之间,看到很多人都在说着那个故事:

“他的爱情是让我感动!但当我在大雪天走出教室,冻得浑身颤抖时,是我丈夫的车,及时停在眼前。”

或许,正因为过往男方“信誓旦旦,不思其反”的戏码,大家见识得太多。当看到这幕身份逆转的剧情时,自然有着不一样的冲击。


“也许再也找不到一个人会这样地感动她。但是,永远还会有下一个人及时把车停在她面前,那,又算什么呢?”

“有些及时只是昙花一现。有些感动始终值得等待。”

“我承认爱情的现实和现实带来的无奈,但这样践踏了远在他方的思念,还头头是道地去这样解释,在我眼中,把这种可以理解的自私表达出来,是不能接受的。”


近乎,一边倒...


一句“你若不举,便是晴天”,也会想去理清逻辑。

大意早已明了,却仍有着求甚解的执着。

小雪君说得没错,我就一死理性派。


“可能我只是你生命里的一个过客,但你不会遇见第二个我。”


从来这世间,最恒久不灭的真理,

不过是,变幻无常。

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去拼天赋。更何况,你真有天赋了么?

曾几何时,与大部分无神论者一样,相信神明不过是虚无的存在。

否则,为何古往今来,无数凡人的祈祷,甚至连他们的时间记载,都已带有神的烙印。

却从未真正得到过回应?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仿佛,成了笑话般的存在。


未历现实者,总是对未来有着浪漫的期待。

当通读历史过后,会发觉一切现实的面貌,充满着悲观主义的气息。

开始明白,人类为在这严酷的苍茫世间中独自挣扎求存。

需要有某些信仰让自己相信,这世界还有改善的余地。

“没有这种东西也能活下去”,“依托于虚无的概念太过愚蠢”

原来只有年少无知时,才敢肆无忌惮说出。


“倾其蕴藏的可能性,将人类独有的力量和善良昭示给世界。唯独人类拥有神明,拥有超越现在的力量。” 


听过原版,再回过头来聆听钢琴下的《On your mark》。

那是一种宁静而纯粹的力量。

不自觉间,这两首曲成为了自己这三年间,仅有可引以为傲的人与事的见证。


祝君晚安。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一夜白头。

仿佛这瞬间,我明白了这种状态的感受。


我在想,为何会走到这样的境地。

是太认真,定抑或是有人太过贪婪?

很多时候,我都会天真地想像,第二天的相安无事。


这么多年,数不清的人经过自己的生活。

然而,本是连自己都以为应是过客的你,却在我心中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位置。

早已难数,从何时开始,

会莫名地不安,迷茫,乃至失眠,度日如年。

变得完全不是自己本来的模样。

因为看重,相信总需要有人去走第一步,不能总是自私。

所以变得可以不顾一切,

做了许多过往难以想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甚至在某一日,走到那个你留下了青春的看似很遥远的地方。

相信你应该是个挺好的人,不过是有过太不堪的过往,

就算已成过去,仍还是小心翼翼。

所以从不敢说出哪怕一个字的狠话。

即便是,几近控制不住自己愤怒情绪的现在。


说到底,不过是不敢想象,相对莫言的境况,

怀念最初的无话不说。

仅此而已。


但愿只是,胡思乱想。

我们要学会的,不过是彼此拥抱。只因“一个人可以轻易地学会不在乎,但学会在乎,却要付出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再不要独自一人穿过灰暗暝寂的暮色,在摇摇欲坠之前,在生命荒芜心脏冷却之前,彼此拥抱。——《Detachment》

方才遇上了件毫无节操的典型微毁灭事件。其实说到底,终归是你选择相信什么。正如那番“倾其蕴藏的可能性,将人类独有的力量和善良昭示给世界。唯独人类拥有神明,拥有超越现在的力量。”的话。既是天使,亦是魔鬼,本就是人之天性。

“在这短暂的一生中,你能馈赠予另一个人的最珍贵也是最庄重的礼物,其实就是时间而已。”

“我寧最後死在沙漠跋涉的途中,仍相信前方會有盡頭。”

《末》

“朝阳仅属年少,日暮独归白头。

无边落日,不过你我二人。”


三年,三年之后又是三年。

要是高中,已是作别之际。


高考日,曾设想过回自己学校一趟,记录下那些考场门前的众生相。

最后还是毅然放弃。

那天下午,阳光灿烂。


记得当年最后一科,早早完成的停笔刹那,

亦是那样,过云雨后,阳光灿烂。


一直很喜欢《仁医》的片头。

镜头之下,皆是寻常百姓的各种笑颜。

让人莫名慨叹,在这宏大的时空之间,沧海一粟的凡人,

是如何独自于世,挣扎求存,却仍留存着希望的表情。


二十年间,再怎样看,勉强也算是无风无浪地过着自己的人生。

日子过得似乎那么地理所当然,可以大肆挥霍。

一个陌生人听你说话,一个朋友为了你特意安排一次聚会,

一个恋人静静的等待你,一个亲人为你做点什么...

这些,似乎都没有什么大不了。

与很多人想象的那样,以为自己会遇见很多人,可到最后,

发现,不过就那么几个而已。


谁又能想象得出,

小学的同学,天生便是心脏有缺陷。

每说一句都会接不上气,依然会跟取笑作弄的人拼命似的争吵回击。

当自己因那年暑假玩游戏太过疯癫,成了近视眼亦不以为然时,

身边的那同学自幼便是近视,从未单纯依靠自己的眼睛去欣赏过这个世界。

初中年代的田径生涯,很幸运地仅经历过两次大腿的拉伤。

然而一同训练的好友,却看着她热身时膝盖撞上阶梯棱角,鲜血直流。

自此韧带受损,与奔跑绝缘。

高中的挚友,生性开朗阳光,更是对数学充满灵气。

最后却是因为家境贫寒,倒在癌症面前。

我还记得,接到死讯的那刻,自己正安坐于大学教室,

与身边的舍友一样,抱怨着微积分的晦涩。


所以,当前一夜还在跟自己说着话的那最珍视的人,第二天却撇下一句,

若无要事,不要再见。

除了哽咽、语塞,便是令人无力的,

绝望感。

然而,蓝天白云,阳光灿烂,一如过往离别之日。

夏至将至。


总是说,一别就可能是永恒。

最亲爱的姨丈,便是这样,

在我匆匆探访完转身离开后的数小时,

撒手人寰。


是否往往只有在一切到达末了之际,方会发现其重要。

是否永远年轻,所以永远泪流满面。


因为又是一年的校会总结大会,

让昔日共事的好友多了几句相互寒暄。

因今天的地震,

会与在澳洲读书的老同学,各自多问候几句。

横亘在各自人生的,总是各式难以预料的意外。


记得以前,对以后是否要自己的孩子这事情会很无所谓,甚至可能抗拒。

因为连自己都未搞定,为何要让毫无准备的小孩,去面对人生路上各种困苦。

(当初就是这样,断绝了自己做老师的想法...)

昨夜一场梦过后,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不管是计划抑或意外,新生命的到来,意味着人生又一个阶段。

意味着为人母者十月怀胎,经历阵痛;

为人父者,一夜间重责在肩。

不自觉地收起年轻时的肆意妄为,工作上开始会各种妥协与舍弃,只为儿女倾尽所有。

然心底里仍会有着莫名的温暖与充实。


犹记得2月份在港那趟独行,

那晚于中环IFC的天桥上,听着那外籍自由卖唱者一曲John Lennon的《Imagine》,

驻足停留,看着人来人往。

偶尔一名吉卜赛扮相的女郎路过充当和声,

一对情侣稍作停留轻哼节拍。

其实,人生或许不过就是这样,在各式意外交织的幻象,走一轮过场。

只有经历过一个人生活,才知家的温暖。

尝遍过不同层次的社会,才知道其实自己过得并不差。

到了此刻,才懂“家”一词何解。


感谢爸妈让我来到这世间走这一回人生。

原谅我在父亲节与母亲生日没做到什么。

我知道,现在不是我停滞不前的时候。


“只怕时间会吞噬我的记忆。

有一天,会将你忘记。

能留下记忆的工具,

或许就是那一张又一张的照片。”


不过是又长又琐碎的胡言乱语。

既然不知所云,就此戛然而止,罢了。


2011.9.18~2012.6.18,9个月。

那刻已经明白,alone与lonely,系两个概念。


还记得某日,偶遇一阿婆。有了以下这番对话:

“靓仔,你又系等紧部70路车啊?”

“哦...系啊。头先系之前个车站一路等紧,等左我好久,就系唔来。结果当我转身离开个阵,个部车就来了。搞到我措手不及,想再追都已经追唔上。唯有行埋剩下的路,来下一站,继续等佢咯...”


还有很多话想说。

一切的一切,我还记得。

然而我不知还剩下多少日子,路还有多远。

但我想说,那两个坐标的距离,

其实并没有你说的,那般路遥。

籍着霞光云彩,罕有地,选择许下愿望。

失忆症

日子在倒数,

记忆力越发乱七八糟。

精神恍惚,有增无减。


再怎样憧憬,

却总是在关键时刻,变得软弱无力。

欲言又止。


时日无多。

然而这样继续下去,

剩下的只会是继续的茫然,

与手足无措。

2012.6.7&8 I hope you will stand next to me,one day.

“人生如同树叶的催发和枯亡。”——《伊利亚特》

To my precious:

Once again,I'm afraid.

I hope ,it's not too late to apologize.

轻轻放 我就是卸不下对你的喜欢

原来爱会慢慢增加重量  

想关上这城市所有的灯光

黑暗中专心闻你的发香  


这夜晚 让暗恋更有画面感

回想 与你约会过的地方

都舍不得删 在脑海里储存欣赏  

你微笑浏览 手机里的浪漫

原来真心送出爱是这麽简单  

温习荧幕上 你可爱的模样

关於缘份的解释我又多传了一行  


我安静在闹区等来电铃响  

有一些话打好了却不敢传

怕收到讯息的你在为难  


街道上 人潮衬托我的孤单

想像 谁幸运的陪在你身旁

却误会一场 你也在等你手机响


早已忘了,上一次听Jay的歌是何时。

只言片语,触动心底,回到过去。

所有我敢说,不敢说,

所有我想过,重走过,

曾经浪漫,皆在里头。

也许,下面的话,言之尚早。

虽未至于用尽所有,但已渐有倾家荡产之感。

终会有独自面对的时候,无论你是怎样地尽力求助于他人。

或许在不少人看来,自己那套所谓理想主义,早已无谓。


其实所谓理想,

不过就是将期许中的浪漫,以现实之名得证。

对于这点,你准备好了吗?

要知道你所面对的,是当初一直期待,能与其一同走过的将来。

Café de flore,La Tour Eiffel...

 

Good Night~.

2012年5月9日,6:21:12,珠江新城。

那些年,我们一起看的日出。

习惯了总有人在身边,

便会对独处不自在。

无论对方的存在是现实中,抑或心里头。


月底估计是最后一回了吧。

可能此后再无机会于风雨球场听到这歌。

怀旧的心境,总是那么沉静而不缺波澜。


明天又是一轮新挑战。

愿此后一段时间顺利(后期会有好多东西等着我的感觉...)

祝愿虫君在汕安好,早日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