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Tao

难得好友出差前来。周末摆脱御宅模式,与之到离屋仅数步之遥的798闲逛。亦因此一时兴起,决定骑着新入手的车,暴骑前往难得放映一回的《末代皇帝》。


来回路上,穿过整个老京城,途径各式当年历史发生地。亦路过曾经租住陋屋之所在街区。日与夜之间,见识了很多因单纯地铁出行,而错过的城市面貌。此刻才多少有着,生活于这座城市的感觉。


这令我想起小时候,坐在父亲摩托游遍广州的时光。而现在,终于轮到自己独自骑行另一座城市的路。


尽管皆是平坦的马路。然再宽阔的坦途,唯有亲自走过,才知其真义。算得上是今日之得着。

《Interstellar》——时间、家庭、爱





作为当今少有的大量IMAX胶片拍摄剧情片的Nolan,其新作《Interstellar》自然也不会免俗。自从《The Dark Knight》以后,近年每逢他的新作上映,除了对影片剧作本身的讨论外,这也是备受观众讨论与充满不解(误解)的关注点。IMAX画面与常见的35mm尺寸画面最典型的差异何在,上面两图大概能解释一二(忽略色彩上的差异。前者为接近IMAX胶片放映的1.4:1画幅比,后者是当下院线常见的2.39:1)。另外对影片拍摄参数有进一步兴趣的朋友,大可以到IMDB的相关页面(http://www.imdb.com/title/tt0816692/technical?ref_=tt_dt_spec)大致查阅一下。


扯完技术层面的,还是先聊回影片内容本身吧。由于近年《The Dark Knight》开始的一系列票房口碑(最起码地,在大众、通俗的评论中算是)齐飞式的表现,令Nolan有条件、有底气令大片厂接受其那一套叙事模式。有一定观影经验的观众应该会留意到,一般情况下,一部过亿美元投资的主流商业作品,考虑到观众的忍受度,以及院线的排片次数。不太可能给予编导有太多的篇幅去建构、铺陈故事的背景、人物关系乃至世界观。俗话讲,尽快入戏。回想一下同是科幻题材,由华纳与传奇影业投资的《Pacific Rim》,开场就是一系列的快速叙事段落,15min搞定一切。为的就是赶紧让主角们开打,以便呈现更多的视觉奇观段落。


然而凭借着商业上的成功,在《Inception》里Nolan已“被允许”尝试过一回带有其明显个人烙印的“建构、解释故事世界观——利用世界观规则,进行剧作上的叙事游戏”的做法。此番《Interstellar》的前半段,为埋设各种细节伏笔,更是变本加厉地“浪费时间”。由此亦进一步放大了Nolan出道以来的固有缺点:视听语言手段上的相对平庸。他的作品受到大众欢迎,更多源自于其擅长的精巧叙事结构的创作,观众从解构故事过程中带来的观影快感。而非导演对文本进行视听化加工的能力。最典型的例子,便是每逢双人对话戏时,总会单调地重复“一句一镜”的呆板镜头对切。若非其文学出身的在文本(台词)上的打磨功力,恐怕大部分观众早就腻味了。


另一方面是Nolan赖以成名的交叉剪辑手法。这在他的导演技巧里算得上是最强的一环。不仅通过交叉剪辑,玩弄戏剧时间,从而制造出剧作高潮。而且控制戏剧时间的手段甚至融入到故事设定本身(《记忆碎片》《Inception》)。然而大部分的Nolan作品,往往依赖一个较强的副线段落来配合主线剧情,方会产生“1+1>2”的效应。相比剧本完成度极高的《Inception》,《Interstellar》由于花费大量时间用于科幻元素的铺陈,副线的内容与人物塑造都过于单薄。影片后半段的各类交叉段落,也就显得相当生硬与笨拙。加上这回许多剧作上的设定与视觉设计,很大程度上不过是借着科幻的外壳,将《Inception》里玩过的招数重新包装复刻,视听层面远未谈得上惊艳,难免给人黔驴技穷之感。


虽说尽是些二手的“一流”场面戏,但满足通俗层面的院线观众,比起许多平庸的导演,已足够有余。好莱坞主流商业作品故事中常见的典型元素:有着家庭的主角,最终通过爱实现各种矛盾的和解(最终还必须是正能量的结局,不让观众带着包袱离开)。在Nolan手上能处理得比一般导演更胜一筹。《Interstellar》中段的情感段落,一如既往地极为充沛,富有冲击力。在各种经典的戏剧转折配合下,依旧令人有畅快淋漓的观感。起码,也有好一段时间没看到具备如此戏剧张力的故事了。


这正是Nolan兄弟的剧本另外引人入胜之处,在于总能让类型片中典型的、具备一定行动力的主角,赋予其行为上的人性魅力。加上其惯有的引入大众议题的元素(比如这回就借机擦边了美国政府在冷战后,对科技尤其是太空探索的步伐放慢与迟钝)。令其作品总能在通俗式的叙事中多少读到些新意。


对此,影评人Magasa有过多篇针对Nolan的导演技巧水准相当精彩的论述(http://cinephilia.net/archives/33240)。无谓重复(鄙人也自感写不到如此有条理)。


最后还是回归到技术层面的内容。作为大家熟知的胶片党,此番《Interstellar》使用胶片拍摄,呈现出的画面质感比过往他的作品在故事层面上更加地契合。特别是第一个戏剧高潮,即火箭升空的段落。胶片拍摄出的画面与后期调色处理,毫无疑问会唤起许多科幻爱好者当初看阿波罗11号发射录像时的记忆。另外由于胶片其固有的接近人眼的曲线感光特性,及其色彩偏移倾向,在外层空间的画面中,那些大面积光线直射导致的过曝部分质感,与去年使用ALEXA数字机拍摄的《Gravity》画面作对比。也是两种不同风味的观影体验。






毫无疑问,尽管完成度有所欠奉,《Interstellar》仍是近期(甚至可能是全年)国内院线最值得一看的一部作品。于己而言,看完Happy Ending的《Interstellar》(特别适合跟情人亲人看....),暂时剩下的期待就是什么时候能看到据说看完会让人想分手负能量爆棚的《Gone Girl》。当然,冲着David Fincher的导演技法与其班底精良的技术水准。光是看他们怎样把数字摄影(尤其是RED摄影机)推向一个怎样的新高度,已是足够期待。只可惜肯定是无缘内地大银幕了吧....


PS:Nolan作品有个小细节。过往他都不喜欢在一开场就出影片名的,一般留到出片尾字幕。片尾字幕也必然是正经的黑底白字。这回一反常态开场就出Interstellar了,不知为何...另外就是此片的几版预告片做得非常好,基本零剧透。而且从预告片中部分没在正片出现的画面来判断,有理由相信影片最初的粗剪版本肯定过3小时了。

                                                                                              2014.11.12

                                                                       写于三里屯无车可归的路上

关于那些“格(Frame)”不得不说的事

今天早上,鄙人在社交网络发了这一系列的问题:请解释以下名词之间的关系或差异。帧,格,帧率,时基,升格,降格;Timecode、frame、fps、3:2 pulldown……


以上这些内容绝非无聊之举。实际是有鉴于这半年以来,工作上遇到各式各样缺少影像技术基本常识的客户。特别是这两天天又遇上一奇葩。借此机会粗略一说,权当普及吧。如有人发现不对之处,还望指正。


Frame即格或者帧,过往以胶片为介质翻译为格,数字影像则翻译为帧。帧率自然则是fps,而时基Timebase则是决定了帧率规格。


关于3:2 pulldown。这涉及到电影与电视制式之间的转换。不少人都知道,电影是24格。然而实际我们看视频文件参数,经常会存在23.976这种小数。还有像NTSC制式的29.97这种帧率数值。为什么无数影片都放着整数不用,非要用小数呢?


简而言之是与电气标准以及电视制式有关。电影是每秒24帧图像,放映时经技术处理,一般显示为48Hz或72Hz。然而电视制式在制定之初(主要指标清分辨率的模拟电视信号时代)就(故意)使用了与电影不一样的标准。电影要在电视上播出,需经过一番比较复杂的技术处理。


一般采用NTSC制式的地区(美国、日本以及我国的台湾省),居民用交流电工作标准是110V60Hz,场频取样了交流电的频率,因此每秒钟扫描频率是60Hz。一帧2场,所以出现了30帧。


而像中国大陆那样采用PAL制式,民用交流电标准是220V50Hz,PAL制式的标准基于50Hz的交流电频率,被设定在了25帧


因此,24格的电影,要想在电视上实现流畅的正常播放,以NTSC制式为例,电影的24幅图像,需分配成NTSC的60幅图像。电影第一幅图像,分配到电视的1-3幅图像中,电影的第二幅图像,分为电视节目的4、5幅图像,依此类推,电影的图像,按3-2-3-2的顺序交替分配到电视的60幅图像当中。这就是我们常说的3:2 Pulldown技术。



而实际上为符合电学规范,如NTSC制式,应用在影片上精确数值为59.94Hz,这样就出现了29.97这个数字。稍加换算即可得出:29.97÷30×24=23.976。


注意:这两种标准,都是隔行扫描的。随着高清时代到来(即我们现在身处的时代),出现了数字信号跟逐行扫描等一系列新技术,许多问题都将克服不再存在。然而为保证旧有影像资料正常播放,不会因技术革新换代产生阻碍的缘故,这些设定与参数在后期软件中依然被得到保留。


最后,想必最让人弄不明白的估计是升降格跟帧率之间的关系吧?


很多人(包括过去的自己)都是只有快镜跟慢镜,没有所谓升降格的概念。以为用单反相机上的那个720p 50帧的模式拍,后期变个速,那样就能流畅地放慢镜了...然而实际上,帧率跟升降格,完全是两回事。


那个50帧,所代表的是产生的视频文件帧速率将会是50帧,看到的画面依然是正常的运动速度。对应于平常使用的24、25、30等帧率,这一类48、50、60,被称作高帧频(HFR,High Frame Rate)。其所带来的好处,是消除了由于过往帧数相对较少,导致的运动画面不够流畅的问题(有大量观影经验,对视觉敏感的朋友应该能体会到这问题)


而升格,则是拍摄比正常格数(帧率)更多格的画面(大于24、25、30),产生的文件帧率依然是正常的格数。例如,拍摄1秒的画面,若为升格20倍的拍摄,将拍了24x20=480格的素材。然后再将这480格的素材按正常的24格播放,自然得出了一个20s慢镜头。


至于降格,则反之亦然。拍摄比正常格数少的画面,然后以正常格数进行播放,从而得出加速的镜头。电影拍摄动作片的时候,不少导演跟摄影师会使用这种技巧,将拍摄格数降到20或21格,以实现更加快速凌厉的格斗场面。近些年随着单反普及而流行的延时摄影,其实就是一种降格拍摄。


希望说完之后,真能多几个明白人吧。在行业里头有如此多专业素养不过关的人,实在是太不正常了。这不是单纯因为数字影像技术普及与平民化就能解释得通的...

沦为噱头与“年货”的“窃听”



又是新一部《窃听风云》。然而相比过往两集,这回完成度实在欠佳,“窃听”进一步沦为噱头。故事写得太大。出场人物之多关系之杂,拍成TVB式家族斗争戏完全没问题。就算现在两小时片长,仍不足以容纳这故事与理清人物关系。即便这样,居然还花时间像《扫毒》那样唱怀旧金曲贩卖“情怀”......

在如此松散的剧作下,故事对珠三角乡村地区这种土地、宗族文化与现代文明间的矛盾冲突,自然也挖得不够深。像祠堂饭这种经典场合的元素运用,就显得极度走过场。如果能像《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的“圣诞晚会”那样,以一场祠堂饭,去理清一众角色的人物关系与冲突,是否会更好?

这回潘耀明的摄影又调成了大黄大绿的色调。估计是因为调色师是泰国的团队。过往不少故事为东南亚背景的片会这种影调,问题现在是纯粹的香港故事。



说起这色调,不禁想起去年华语短片奖时那部香港短片《爱。留。离。》(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94NT2PoekvM/)。相当巧合地是,短片的男主袁富华也在电影里演了一个无名配角。果然是生猛绿叶。记得当初短片奖,在东部华侨城的酒店里遇到他时被他问路了。那句“相比起寸金寸土的香港,内地么都系大”依然记忆犹新。放在这回的故事里,也是偶然地合适。




现在回想,当初实在太规矩了没找机会合照,实在略遗憾。留下的也就这张工作照了,555......

炒冷饭的技巧

或许你会奇怪,为何我突然会写烹饪心得了?恭喜你,你的怀疑没问题。因为接下来要写的,跟你的舌尖毫无关系。而是一则老广告:《爸爸的炒饭》。 

有鉴于这是个年代久远的日本广告(看那4:3画面比例,就可想而知是多么久远了...) 。因此建议各位看官先把广告看了。倘若有兴趣,再看鄙人的粗劣文章也不迟。


链接: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Q4ODMxNzUy.html


 一如我们平常看到的大部分影视作品,这广告也是很典型的一个线性的、顺叙的片子。如同我们每天都会吃的白饭般见怪不怪。在观众早已被各种形式的叙事结构洗礼后的今天,为何还要在这里“炒”这碟冷饭呢?这回要讲的东西很简单:炒冷饭也是有技巧,顺叙不等于流水账。尽管这回讲的,只是个1:30的广告而已。





 

故事开篇就是一组简洁的正反打对话戏。四个镜头直接交待出中心事件:女儿想再吃一回爸爸的炒饭。此处最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女儿的镜头并未常规地像给父亲镜头机位那样在轴线同侧,两机位呈对称放置。而是直接“骑”在轴线上,呈现出“父亲”主观视角的感觉。个中深意,容后再表。






通过一个瓦斯炉的特写镜头,实现两幕戏间叙事空间的转换。之后通过旁白与镜头,详细展现了爸爸炒饭的关键步骤与效果。相当典型的顺叙。然而最后一个高机位的镜头,利用特效将已经炒黄的饭变回生饭状态。很巧妙的一个细节。




 镜头一换,看似顺接。细看之下爸爸的衣着已经改变。结合上个特效镜头的“倒放”细节,仅依靠视觉上的内容,便已完成时间变化的信息交待。画面右侧人影的入画细节,也为接下个反打女儿的镜头,建立一组新的正反打提供了基础。





第三个镜头爸爸的反应,机位不变,却用了与第一个镜头不一样的长焦段。而女儿的反打镜头则并未发生变化。长焦镜头有压缩空间的功效,运用于正反打中能带出拉近两个被摄对象“距离”的信息。而女儿的反打镜头并未因此对称运用。加上她的一丝苦笑,“父亲的关心不被接受”这一情节点在视觉层面的展现,已足够清晰。








通过插入一个空镜实现叙事时空的过度,继续两人的正反打。此处四个镜头的焦段选择与上组镜头颇为异曲同工。长焦反打落在了女儿的反应上,与上组的镜头信息形成巧妙的呼应与对比。








 通过女儿不同年龄段镜头的直接组接形成蒙太奇,以最少的镜头交待出女儿长大的信息。相当高效的转场处理。之后的正反打父亲的机位甚至台词几乎没有发生变化,制造出形式上一致性。在继续得到否定反馈的失落反差中,“爸爸炒饭”这一主题也逐渐被明朗与拔高。






 正当此时,导演一反常态地连续使用三个空镜。煮糊的炒饭与空荡荡的家里,似乎故事就要在这种失落的情绪下结局。然而故事一开始,女儿说的是“想再吃爸爸的炒饭”。悬念非但没有解开,反而在这三个空镜的作用下进一步放大了。




 一个硬切,还是开篇的那组正反打,故事再一次重头说起。形成了剧作上的剧烈反转。观众的情绪与投入度已经被调度起来。同时这里对女儿采用主观式镜头的这细节之妙也被体现出来:此刻我们都是“爸爸”。





还是极度严谨地采用“特写/空镜”进行场景空间过度的处理。然而之后的两人镜头一开始却不再维持原来的斜拍角度,而是用长焦给予两人的特写。犹如替观众聆听期待两人的反应。一定程度上也避免了过分的重复感。










有了之前一系列工整完善的叙事铺垫作为基础,最后才有可能迎来这样一组精彩的交叉剪辑。两个时空间的镜头完全依靠画面构图上的相似性以达到流畅的组接。不仅做到了形式上的统一,也形成了内容上的强烈对比。通过交叉剪辑,实现形式内容的剧烈反差,将故事推向剧作高潮。是顺叙的三段式叙事结构的常见处理办法。




最终在一句神文案后再将植入的品牌和盘托出,观众想不买账也难了。 这也是此广告最高明之处:不直接了当,而是和风细雨间接讲述,将品牌的理念融入其中。正是讲故事的最高技巧。

空间信息处理的考究,对细节的关注,以及着力于内容与形式一致或反差的塑造。从来都是讲好一个故事的关键所在。其他诸多细节,譬如灯光、美指等就不一一阐述,留待大家慢慢体会。说起三段式叙事,大家可以看看时间轴,最后一幕重头戏,正好卡在1min。对上述内容的严谨与重视,才是利用影像这一形式叙事的本质。然而当下能领悟和做到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由于鄙人远在他方,遗憾缺席一众好友的拉片聚会活动。聊作此文,以表呼应。希望看完此份拙文的你,也能如参与他们活动的朋友一样有所收获。

#前往未知人生的2000公里#再过几天启程了。我不知道这回一走会有多久。就此祝诸君安好,未来互勉之。终有一天,我还会回来的

这灿烂又参杂着蓝色的夏天

一如波折的人生般色彩斑斓

#看图写作#好久没放图了...上一次刷快门,得追溯到什么时候

这是2月份在港时的记录。

或者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有人甘愿做独行客,或许这段话可作参照。


“...因为未必知道可以在这个城市久留,凡是与“一年的合同”相关的,对我来说都是奢侈。家里的杯子都是一次性的,逛宜家只有摸的份,连衣服都不太买,只为了卷铺盖搬家时方便一些。"


目的?可以没有。纯粹就是想将自己,扔到一个地方学习下独自生存。

于己而言,人生意义在于经历,经历这世界的多样与不同。

曾经有段时间,自己很容易不安于室,仿佛极度缺乏”安全感“这种不知是什么的东西。


“安全感,和年龄真的有关吗?二十出头的你,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后来发觉,是过分在乎在意的东西太多。

义无反顾,去践行自己想过的人生。

无关别人,无关错对,只关乎自身。

只为经历一回,并为之努力,更有勇气为此埋单。

这才是tmd青春该有的模样。


“真正令我们觉得活着的,是那些实质性的东西,而实质,注定需要过程。”

http://www.douban.com/note/212085420/

 

离开数日,

若有幸得君想念,我会很高兴的。

2012.7.3,The longest day,the magic sunset...

这会是,最后的日子么?

《在本部的日与夜》2nd

——新西楼外,彩云の南

“我寧最後死在沙漠跋涉的途中,仍相信前方會有盡頭。”


2011.9.18~2012.6.18,9个月。

那刻已经明白,alone与lonely,系两个概念。


还记得某日,偶遇一阿婆。有了以下这番对话:

“靓仔,你又系等紧部70路车啊?”

“哦...系啊。头先系之前个车站一路等紧,等左我好久,就系唔来。结果当我转身离开个阵,个部车就来了。搞到我措手不及,想再追都已经追唔上。唯有行埋剩下的路,来下一站,继续等佢咯...”


还有很多话想说。

一切的一切,我还记得。

然而我不知还剩下多少日子,路还有多远。

但我想说,那两个坐标的距离,

其实并没有你说的,那般路遥。

籍着霞光云彩,罕有地,选择许下愿望。

2012.6.7&8 I hope you will stand next to me,one day.

To my precious:

Once again,I'm afraid.

I hope ,it's not too late to apologize.

2012年5月9日,6:21:12,珠江新城。

那些年,我们一起看的日出。

4.30《双城》

石围塘,一个行将就木的名词。

是广三线的起与终。

沿着轨迹,一路向西,

能达至广商三水西门之外。


佛山曾留下给自己的印象,

不过是五岁那年,第一次坐火车到禅城,

于桥上看着下方列车驶过的画面。

两年的三水生涯,

留下的是“天翻地覆”亦不足以概括的记忆。

由一开始决心展现比以往更积极的态度,

到后来各种的忙碌、迷茫、甚至消沉。

最后疲惫不堪地将自己曾经为之努力付出过的交棒他人,

眼睁睁看着偏离最初设想无能为力,渐渐远离昔日那个自己。

就像禅城车站亦有闭门谢客,曲终人散的一日。

仿佛一切经历,就是日后人生的短暂缩影。


回到广州,

开始面对着要走与过往完全不同的路。

没有大二那年对一切事情皆意料之中的实在感,

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总是那么意料之外。

令人手足无措,招架不及。

说不定下一刻,

又将是一堂短暂的人生哲理选修课。


其实,于双城之间,

看到最多的,是各式人心。


有人话,要见一个人,需要用心。

然而,有心人却不多。

一开始还可能有点累,但其实做得未必有多少。

维系一段感情需要付出多少,无论爱情、友情、抑或至亲之人,

恐怕会是无解的答案。

除却,以诚待人。


日久不一定生情,

但必见人心。


说到底,

我也不过是凡人一名,

有着凡人的七情六欲;

会冲动,会执着;

不见得有多优秀,也不见得有多自信。

20余年的岁月,

足以将年少锐气减退至所剩无几,

变得畏缩不前,只知明哲保身。


生日总是一个宏大得难以说尽的话题。

年岁增长,

磨蚀的是过往的进取,

耗费的是曾经的无限热诚。

无论汗水与泪水,热血或狗血,

在本是One Shot,One Take的人生里头,

面对时间,一切都将失真。

再言不由衷的说话,皆可化作最直白的谎言。

或者下年四月,我已不能再写出这里的字句, 

空留一个,休止符。


我不知这里会否开出回到过去列车。

我只知道人的成长,必然不可逆。


“终有一日,我会忘记当初那些流泪的理由。”

但愿,

我最后一次流泪的理由是:

喜极而泣。 

4.29《闰秒》

23:59:60,

此谓之闰秒。


会否有一天,

还是同样的地方,

还是当日在我身边的那一个人。

因为其存在,

世界从此多了一秒钟。


一瞬,即是永恒。

4.28《初》

四月之末,时光之初。


若能纯粹地感动如最初,

这样一个我你又曾否认识过。

幸好下午没冲动出去滚...但,一阵间点开饭。最近点解甘容易饿....

4.24《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永远不要认为我们可以逃避,我们的每一步都决定着最后的结局,我们的脚正在走向我们自己选定的终点。” 


多数想要使世界变得更好的人,身上往往交织着这两者:

痛苦告诉他们世界需要改变,而希望则向他们展示着可能性。

"倾其蕴藏的可能性,将人类独有的力量和善良昭示给世界。

唯独人类拥有神明,拥有超越现在的力量。

那是内在「可能性」的神。"


没有人的青春,总是在红地毯上微笑走过的。

就正如上帝从来不会给予它的子民走不过的考验。


然而,那天我的心底话,

你都听清楚了么?

4.23《双、对》

相对,

双、对。

就这样22了。


记得决定独自一人出发前曾说过:

“带回让人惊喜的映像。”

现在看来,我算是兑现了诺言。

我知道你在看着的。


只身一人,远离故里。

当遇上了靠左前行的车道,

弥敦道密集而不识去向的站牌,

午后明媚的轩尼诗道上,初次见到的《大追捕》病毒宣传海报;

赤柱海边慵懒的家猫与迷人的日落,

双层巴士与叮叮车,

石板街和半山的天梯,

以及无止境的夜色繁华与落寞...


触目所及的一切,都迫不及待地期望归来那刻,

与君尽诉。

然而,事情早已不是我最初期待的模样。


从来不觉自己善于言辞,

太多心思往往藏于心底。

不懂表达,或不愿表达。

那些催促我睡觉的人,

有没想过,我无法入睡的理由。


2000元的独行,

归来后了然而诧异的,

除了生活,还有人心。


感谢还记得发短祝我生日快乐的旧友。


孤单一人,独居一隅,

此刻,我在痛哭。

4.21《独行》

我仍然记得,两个月前的晚上,

自己是怎样在赤柱守候了一个下午的日落以后,

继续背着全部的器材,行走在中环的路上。


周日夜晚的中环,

连平常灯火常开的一幢幢写字楼,

亦一片黑暗。

车流不息的马路,

仅我一人在独行。


是的,只有我一个人。

越走下去,连一个路人的出现,仿佛都是奢侈。

陪伴自己的,是寒风之中的快门声。


身体的寒冷,

在背负着沉重的器材不断前行后会暖和;

心的孤独,

只能靠所谓的信仰与思念来支撑。


“眼前的景致是如此迷人,

一如在我眼中的你。”

这依然是我想说的话。

各种杂记,多图杀猫,慎点!!

Part1:



不知这两张图大家还否有印象?

前段时间一条大热的关于打光的微博,今天终于给我在flickr找到原作者Dustin Diaz了...

看到那个Project 365:2009 的相册,难道去年的那个365日的活动就是受他影响的?

另外重点是Strobist 相册。这里的图大多都有相关的打光说明,一切尽在Strobist info's

推荐各位同好围观学习~~



Part2:

本日另外一个发现就是Flickr上的Vetpan。废话不说直接上图...



一直好奇着这种色调都是怎样调的(表示各种有爱..)。虽然他用的是各种尼康G头和蔡司的T定焦...


Part3:

最近几个月以来一直在研究着Cinestyle这玩意。

今天在Andrew Schär的博客中偶尔看到了关于这方面的ISO测试。

(昨天刚更新一篇关于最近各种4K规格摄影机的文章4K, Canon’s High Horse & Some BlackMagic 推荐有兴趣的器材党围观一下)

在假期拍《Sherlock》时,就听非洲鸡童鞋说过,

使用Cinestyle,最好是在160倍数下的ISO进行拍摄。

Andrew Schär的测试具体是用Canon 60D,参数设定为:

1/50快门, 24fps, 镜头Canon 16-35mm L f/2.8

结果如下:

据其说法,之所以在160倍数下的表现较好,原因在于COMS的基准感光度可能就是160...

(这样子的话是否该考虑给自己的550D刷MagicLantern固件以得到160倍数ISO呢?60D真是录像神机...)

现在自己手上用过Cinestyle拍的素材也有不少了,这周末用官方提供的S-curve LUT加载一下,完整走一回后期调色流程,看是不是这么效果显著。

 

另不得不说这家伙跟特效大神GreyScaleGorilla一样玩得一手好吉他...自小就觉得钢琴、吉他、小提琴耍出来的音乐实在是太Brilliant了,可惜自己学不会。在此对曲婉婷这种半自学成才的深感敬佩...(弱弱地想起假期翻拍《Sherlock》时把小提琴当吉他耍的搞笑一幕哈~...)


先这样子吧。

看了大半天码字码一个下午,

果然还是认真学习时,日子过得快啊...

技术贴就是好

加菲猫猫:

电影感练习

试了下唐大师的电影色调教学贴(http://photoshop.tuchong.com/40970/)

LAB调色那步很惊艳,

Nik的彩色滤镜信息量太大,完全晕了,幸好大师在帖子里手把手的告诉了我们使用方法~哈哈

试了几张后,发现青色都不太自然,或许是我下手太重了??

比如这张,将最后一步的图层用了两次,一个明度、一个变亮,稍微没那么怪异

最后,再次感谢唐大师分享的教程

4.19《遇见》

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我想我等我期待未来却不能因此安排,

阴天傍晚车窗外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我听见了,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然而,终点站却远未到来。

4.16《Four Square》

最浪漫的事情,

是曾经做过一件完全忠于自己心意的事。

然而这一切,需要时间来证明。

最美好、最痛苦、最青涩、最苍凉的,

都在时间轴上。


另,祝生日快乐。

于18岁的那年认识你,

是我人生最幸运的其中一事。

4.13《列车》

是从何时开始,

对拥挤的车厢麻木;

以及总是不经意地,

独自躲在车厢角落,

观察着列车过道的纵深感。

4.12《轨迹》

最近久违地开始了下午的锻炼。

真是太久不训练,体能各种弱爆了...

那时候5个圈也只是热身运动罢了。


昔日的训练生活尽管刻板,但亦很纯粹充实。

每日下午5点后120分钟的训练,

不断地在秒表指挥下冲击着一个个时间节点与体能极限。

训练结束后背着不轻的书包回家形同加练——因为要爬8楼。

加上还有日常学业的生活,

每晚都能轻而易举酣然入睡。

日子就这样轻易地在流淌,

不由你多想其他事情。


往往人生总是在一系列不经意间的选择下,

走向了不同轨迹。

犹记得当初区运会第一回跑800m,

跑完后教练说:

“最后一个弯快完了还不见你加速,我们都以为你就这样结束了。”


最后的120m,一下加速,

直接将前方5人甩在身后成功夺冠。

而右脚脚跟,原来已被后排选手的钉鞋刮伤滴血。


冲过终点的那刻,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自然而然。

也许当时的判断迟了1s,事情就真不会是现在的模样。


那时的自己,跟现在是多么的大相径庭。

原来已是这般久远。


那一年,是2004年,11月。

广州,广雅中学田径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