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Tao

《四分之一》

工作整整三年后,有了难得丰富的一个月。

说起来或许有点夸张。像最近一个月那样,还算规律地上下班完成工作。下班后还有一众从广州过来的好友,一起研究也好,聊天谈心也罢。都极为难得。

虽说舍友也是好友之一。但工作时间的不规律,让这三年下来,自始自终更像一个人独自走过来。

尽管屈指可数,不过在这并非没有朋友。然而能交心者,又有几多呢?

也许在社交网络上,自己看起来还算活跃。其实不过是,每天结束工作后,我真不知如何打发所剩无几的放松时间。想拼命通过这样的办法,来让自己好歹感觉仍生活在那熟悉的城市与人际关系中。

包括那个未曾更换的手机号码,广州的。以及一直以来,不太愿意说“回家”,更愿意说“回屋、到屋”之类的话。

即便是回到屋,微信充斥着的,更多可能是工作上的消息。以至于现在和别人外出吃饭,即便收到消息,都下意识的不想打开手机。

工作逼着自己多少学会了理解他人与沟通交流。然而内敛的本质却并未根本改变。上半年工作的各种瓶颈与困境,最后是熬过来了,也真的很锻炼人。但同时也让自己重新审视了当初的三年计划。

正如几乎每个见面的朋友,都会问起“你将来会否回去”的问题。

说到底,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人可以一辈子心无旁骛地热爱自己的工作。也没有那么多人可以真的一辈子在“变得更好更大的世界里见识更多有趣的人与事。”的原动力中不断向前。

包括自己,也不例外。

曾以为自己可以做到这样。的确,现在是让理想因为工作的成绩,多了几分实现的可能性。但当事情完成到某个节点时,发现更多是为了填补当年毕业前后的各种失落与迷茫。犹如一剂麻药。

当初入行的纯粹热情开始变成理性后会发现,原来除了拼命工作,自己还是会对生活有所期待。会更加坚信自己当初信奉的原则:除非那等同于你的事业。否则自己的人生,并无必要完全奉献给某个公司。

与多少有点成绩的工作相比,便是显得有点苍白的生活。以至于今年回了两趟家。每逢单独外出,父母居然开始问起是否出去跟别人拍拖时,都颇为尴尬。

照片是个不错的东西。但若悲剧收场,亦易成睹物思人的道具。特别是你倾注过热情,被人随意丢弃时。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插句舍友的话:你甘鬼好文采嘎。
谁让我在说的,是“感情”二字呢。

想想心动这种感觉,也好久没体会过了。每逢吉日,都会看到同学的婚庆消息。感觉他们已经走到人生的另一阶段,而自己好像一切才刚刚开始。有种莫名地错位感。

像周末两天溜去重庆这种临时的决定,当完成订票那刻,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如此冲动。两天的暴走后,真正逐渐体会到的是:和近一个月朋友们来北京带来的久违愉悦一样,果然有很多事情,两个人一起去完成,的确比一个人做要有意思得多。

以老爸的算法,都是早已过去四分之一的人生了。然而我面对三年下来的一切,每当思考将来,心中仍是如此手足无措。

再也不会有参考模版去指导自己的人生。自己不再是一无所有,却仍未拥有最想得到的东西。就像大家一直问的归期那样。何时何处,我仍然在困惑,在怀疑。

在不同地方,连续两晚看完从影院走出。都看到了挂满灯饰的圣诞树。

一年又要过去了。

2016.12.10
北京

难得好友出差前来。周末摆脱御宅模式,与之到离屋仅数步之遥的798闲逛。亦因此一时兴起,决定骑着新入手的车,暴骑前往难得放映一回的《末代皇帝》。


来回路上,穿过整个老京城,途径各式当年历史发生地。亦路过曾经租住陋屋之所在街区。日与夜之间,见识了很多因单纯地铁出行,而错过的城市面貌。此刻才多少有着,生活于这座城市的感觉。


这令我想起小时候,坐在父亲摩托游遍广州的时光。而现在,终于轮到自己独自骑行另一座城市的路。


尽管皆是平坦的马路。然再宽阔的坦途,唯有亲自走过,才知其真义。算得上是今日之得着。

又一次搬迁。留下几个残缺记忆罢了。

#云蒙山#电影做得多了,照片拍得少了。久违地修一次图,就在1.85和2.39比例之间各种纠结

字都没写好,何来谈文化

《The Magic of Movie Editing》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2gxwkKKSEFg/ 


这两天重看此片,被采访的Walter Murch提到颇为令人玩味的一点:在电影原初,作为发明者的爱迪生与卢米埃尔兄弟对其皆不看好。“也许大家都有兴趣看影像的流动。可如果亲眼看过别人玩水龙头,为何还花钱看生活中所见之事物?”


不由得想起最近被不少友人转载的那篇《传统的电影思维已经死了》。这样一个标题,按作者说法竟是出自读电影的宅男之口。而作者也自称是电影行业的从业者。看得我实在疑窦丛生,怀疑那两人只是干宣发这种其实跟创作层面毫不相关(比制片人更为不相关)的工作而已吧?毕竟,看完全文,作者对电影内容(剧作、视听语言运动)的关注涉及甚少。对票房收入及营销层面则关注甚多。然而稍微有点了解现状者,都能看出近些年国产影片的票房上涨,大抵建立在传统热门院线档期(暑期、贺岁)执行国产保护政策,以及院线在二、三线城市的急速扩张带来的量变。而创作层面的内容,大部分“商品”依旧乏善可陈。内容没啥好谈,也只能谈谈花边与票房了。试试去时光网看看近一年的文章?


毫无疑问,正如那篇文章作者所言,当下观众消费力变强与消费习惯的形成,直接催生了市场产品的细分化。网络的发达也让过往的沉默者有了更多集体发声表达观点的机会。但是以短短两三年间的市场容量的膨胀,来论述影像创作本身已发生改变,无论从逻辑还是实验数据量来分析,都难以自圆其说。


当下国产影片除一如既往出现大量视听运用平庸之作外。还出现要么像《小时代》这样的“声画文”影片(以郭敬明的文学水准,能不能将他的文字称为“文学”个人都得打个问号),要么是《爸爸去哪儿》这种将真人秀类电视节目的加长版(按日本市场的说法,能叫SP或剧场版)搬上院线。正如那作者所言:未知观众类型越来越庞大,观众需求变得像个黑洞,完全不知道如何满足。给什么,他们就拿着”。


想起以前读书时,某次跟朋友们讨论分析其创作。大部分人都过分在意观众可能偏好的元素,期望以后的作品(产品?)能像拼积木似的可机械地量化复制。唯独鄙人在坚持“观众其实不会明确知道他们喜欢什么。他们只知道讨厌什么”的看法。太多的人,忽略了影像创作中作品之所以受欢迎,皆因除有着一定的可以掌握的创作规律外,还有不同人生活体验带来的个人喜好之多样。放到创作者身上,这就是个人风格的来源。而观众需求之庞杂,本源自于人的欲望与好奇。理所当然,何须惊慌?再者,那些看似出奇的《爸爸去哪儿》们的家庭录像式的商品,当观众将奇观消费疲劳,他们还剩什么?


一如刚开始所说,影像的诞生之初,只有单纯的记录。其实跟今天的各类录像视频并无差别。直到剪辑(蒙太奇)的被发现与不断理论化与革新,才让影像从纯粹的技术拥有了艺术性。逐渐像其他艺术手段那样,拥有建构、承载叙事(甚至更单纯的哲学式思想)的功能,能够调度观众的情绪与思维。并且在技术手段革新的支持下,视听语言的手段与理论也在不断螺旋式上升。这才是这门艺术历久弥新的创造力来源。


所以,什么才叫”传统的电影思维“?一直在革新,远未见止境。把眼光局限在国内那些庸俗的创作者身上,能有“传统的继承与突破”?才怪。


想起近年每逢香港电影金像奖,都有媒体写手“年经”似的撰稿论述“港片已死,港味不再”之类命题。套用鄙人当初对这观点给朋友的回答:什么才叫港味?字都没写好,何来谈文化?


还是回去读点电影史,少看几部院线消费品,多看几部你未曾看过的好作品。多了解什么叫蒙太奇,少刷几篇标题党枪稿。好好提升下自己的鉴赏力,再像某位作者那样大放阙词也不迟。因为当你觉得对它所知甚多,其实你对它依然一无所知。

#前往未知人生的2000公里#再过几天启程了。我不知道这回一走会有多久。就此祝诸君安好,未来互勉之。终有一天,我还会回来的

这灿烂又参杂着蓝色的夏天

一如波折的人生般色彩斑斓

“我不知道”


好像,除了这句,我也不知该拿什么来回应,

那些关心我,还有耐性会向我泼冷水的人。


我只知道,

我还会因为那件事情而梦或痛或哭...

仿佛只有这样,才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苍老感...

系突然间成了学校里最老的一批人,

开始不时空无一人的宿舍,

还是选修课上,身边坐满的都是比你年轻的“同学”?


系曾经的同学,如今成了学弟学妹的老师;

而自己却只能在学校上课,

以及开始习惯性地刷新着Gmail邮箱。


“因为方便他们打分筛选人嘛,网申都这样”


分数、排名;

热闹的课堂、对新电玩的狂热;

乃至对新事物的兴趣...

读书一词,突感遥远。


连对认识新人都会感到倦怠。

君子之交淡如水。那泛泛之交呢?

旧友渐疏,新人莫来。

越长大,果然越孤独。


就如对一些事情,越是否定,

其实只不过仍是在乎。


四年了,我究竟做了什么?

2011.9.18,一年后。


曾经是副怎样的模样,现在还否记得?

抑或早已面目全非,不再是当年总是冲劲十足,亦容易冲动自己?


渐渐变得不想说话,渐渐变得易怒,难以将情绪安静。

心底话堆积如山,恐怕不少已被掩埋到忘记。

”我想要的,是一种沉静、内敛、不张扬的力量。”

最后,却是在茫然的目光中,沿着相反的反向,渐行渐远。


如梭的时光面前,物是人非。

莫名害怕毕业照的那天。

#看图写作#好久没放图了...上一次刷快门,得追溯到什么时候

Non, je ne regrette rien(No! I will have no regrets)

    充斥着摇滚乐的《The Dreamer》结尾,让人意外的以此曲作为配乐。

    新浪潮电影与摇滚只是表象。初看之下,与娄烨的《颐和园》有点相像。然而实质,却是在那封闭的空间里,论述着屋外发生的越战,法国学运,性解放,摇滚,波普文化,萨特的存在主义等六十年代历史。


    “似水流年里有两种选择:当傻X或者亡命之徒。很多人本意是做亡命之徒,结果做成了傻X。在我们父辈的革命年代里,不少人立志要解救天下三分之二的受苦人,越境去当游击队。可这三分之二的受苦人,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你知道他们受的什么苦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为他们而死,你不觉得有些矫情吗?”

  

    时间早已拨至21世纪,早已不是59年前暂时停止的那场战争般,38线以北的那一方,只有一个愿景,一个目标(one vision,one purpose)。亦不再会像36年前的那场灾难过后,政府干部们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废墟之间宣扬毛泽东思想。这片古老的国度,观念正重新呈现着多元的一面。人们允许以不同的方式,去证明自身的存在与价值。这是最好的时候,亦是最坏的时候。

    而在我们有生之年,会否有真正见证这一切的一日?


    “So do you want to take a leap of faith, or become an old man, filled with regret, waiting to die alone?”——《Inception》

 

    相信大部分人(包括我在内),都是因为Nolan在《Inception》里,将此曲作为盗梦者的唤醒曲而熟知。

    联想到Nolan以《双城记》及《大都会》作为《The Dark Knight Rises》故事的灵感来源,并有机糅合到这种高度。Nolan信手沾来般的深厚才华,真是让人叹服。


附歌词:

《Non, je ne regrette rien (不,我一点都不后悔)》

——Edith Piaf

Non! Rien de rien ... 不,没什麼

Non ! Je ne regrette rien 不,我一点都不后悔

Ni le bien qu'on m'a fait 无论人们对我好

Ni le mal tout ça m'est bien égal ! 或对我坏,对我来说全都一样 

Non ! Rien de rien ... 不,没什麼

Non ! Je ne regrette rien... 不,我一点都不后悔

C'est payé, balayé, oublié 已付出代价了、一扫而空了、遗忘了

Je me fous du passé! 我不在乎它的逝去


Avec mes souvenirs 对於过去的回忆

J'ai allumé le feu 我付之一炬

Mes chagrins, mes plaisirs 我的忧愁,我的欢乐

Je n'ai plus besoin d'eux ! 我再也不需要它们 

Balayés les amours 扫却那些爱恋

Et tous leurs trémolos 以及那些颤抖的余音

Balayés pour toujours 永远地清除

Je repars à zéro ... 我要重零开始


Non ! Rien de rien ... 不,没什麼

Non ! Je ne regrette nen ... 不,我一点都不后悔

Ni le bien, qu'on m'a fait 无论人们对我好

Ni le mal, tout ça m'est bien égal ! 或对我坏,对我来说都一样

Non ! Rien de rien ...不,没什麼

Non ! Je ne regrette rien ...不,我一点都不后悔

Car ma vie, car mes joies 因为我的生命、我的欢乐

Aujourd'hui, ça commence avec toi ! 从今天起,要与你一起重新开始!  

《Into the Abyss》:法律可以用时间来衡量一个人的罪孽,而人心却很难,但对于当事人之外的旁观者呢?他们却在参与这种以法之名而实施的谋杀,夺去一个人的生命。原文:http://www.douban.com/note/212078516/ 下载链接:http://www.yyets.com/php/resource/26296

找Mr.Bean去Crossover伦敦交响乐团演奏Vangelis为《Carros de fuego》配乐的经典《Chariots Of Fire》,又一次展现了英国人那闲得蛋疼的幽默感...


你还别说,我真想英女王跳伞的。

这是2月份在港时的记录。

或者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有人甘愿做独行客,或许这段话可作参照。


“...因为未必知道可以在这个城市久留,凡是与“一年的合同”相关的,对我来说都是奢侈。家里的杯子都是一次性的,逛宜家只有摸的份,连衣服都不太买,只为了卷铺盖搬家时方便一些。"


目的?可以没有。纯粹就是想将自己,扔到一个地方学习下独自生存。

于己而言,人生意义在于经历,经历这世界的多样与不同。

曾经有段时间,自己很容易不安于室,仿佛极度缺乏”安全感“这种不知是什么的东西。


“安全感,和年龄真的有关吗?二十出头的你,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后来发觉,是过分在乎在意的东西太多。

义无反顾,去践行自己想过的人生。

无关别人,无关错对,只关乎自身。

只为经历一回,并为之努力,更有勇气为此埋单。

这才是tmd青春该有的模样。


“真正令我们觉得活着的,是那些实质性的东西,而实质,注定需要过程。”

http://www.douban.com/note/212085420/

 

离开数日,

若有幸得君想念,我会很高兴的。

Skinner:"...But you don't hold onto things.Why is it taking you so long to..."

Will:"Because it is.It doesn't work like in the movies.It doesn't work at all..."


I'm still an idealist.

Something change,but something never.

突然再听到这歌。

一如所有事情的,不期而遇。

再见不是年少时

自从得每晚下楼装水后,总有种别样感觉。

世界仿佛变得很安静。就如住在大学城的同学那样,与世隔绝。

这是最近才有的念想。


再过数天,人去楼空,再也不知归期。

是因为这个吧...


3号傍晚的日落组照,收到了这样一条转载:

“夕阳再美又怎样,你又不在现场。”


一如239线公交再也不走康王路,

我们终会到了不再有课程的一日。

不再回到这里的时候。


下次重见,会否不再年少。

若你问我,恐怕亦只能答一句,”我不知道“。

night~

2012.7.3,The longest day,the magic sunset...

这会是,最后的日子么?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 得不到的 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 如何不攻心计 流露敬畏试探你的法规 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 甘心垫底 衬你的高贵 一撮玫瑰 无疑心的丧礼 前事作废当爱已经流逝 下一世


一句“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在对动荡时势下,软弱无力的胡兰成面前,终归是漏洞百出,是千疮百孔,是无以为继。 


“我,将只是萎谢了。”

萎谢的不仅是最初的爱,还有她绝无仅有的才华。


    “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应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纸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后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亮,也不免带点凄凉。”


从来,无以自立的人生,

最终结局,

只会是无尽的荒芜与苍凉。

《在本部的日与夜》2nd

——新西楼外,彩云の南

“一辈子那么长,一天没走到终点,你就一天不知道,哪一个才是陪你走到最后的人。”


一夜之间,看到很多人都在说着那个故事:

“他的爱情是让我感动!但当我在大雪天走出教室,冻得浑身颤抖时,是我丈夫的车,及时停在眼前。”

或许,正因为过往男方“信誓旦旦,不思其反”的戏码,大家见识得太多。当看到这幕身份逆转的剧情时,自然有着不一样的冲击。


“也许再也找不到一个人会这样地感动她。但是,永远还会有下一个人及时把车停在她面前,那,又算什么呢?”

“有些及时只是昙花一现。有些感动始终值得等待。”

“我承认爱情的现实和现实带来的无奈,但这样践踏了远在他方的思念,还头头是道地去这样解释,在我眼中,把这种可以理解的自私表达出来,是不能接受的。”


近乎,一边倒...


一句“你若不举,便是晴天”,也会想去理清逻辑。

大意早已明了,却仍有着求甚解的执着。

小雪君说得没错,我就一死理性派。


“可能我只是你生命里的一个过客,但你不会遇见第二个我。”


从来这世间,最恒久不灭的真理,

不过是,变幻无常。

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去拼天赋。更何况,你真有天赋了么?

曾几何时,与大部分无神论者一样,相信神明不过是虚无的存在。

否则,为何古往今来,无数凡人的祈祷,甚至连他们的时间记载,都已带有神的烙印。

却从未真正得到过回应?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仿佛,成了笑话般的存在。


未历现实者,总是对未来有着浪漫的期待。

当通读历史过后,会发觉一切现实的面貌,充满着悲观主义的气息。

开始明白,人类为在这严酷的苍茫世间中独自挣扎求存。

需要有某些信仰让自己相信,这世界还有改善的余地。

“没有这种东西也能活下去”,“依托于虚无的概念太过愚蠢”

原来只有年少无知时,才敢肆无忌惮说出。


“倾其蕴藏的可能性,将人类独有的力量和善良昭示给世界。唯独人类拥有神明,拥有超越现在的力量。” 


听过原版,再回过头来聆听钢琴下的《On your mark》。

那是一种宁静而纯粹的力量。

不自觉间,这两首曲成为了自己这三年间,仅有可引以为傲的人与事的见证。


祝君晚安。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一夜白头。

仿佛这瞬间,我明白了这种状态的感受。


我在想,为何会走到这样的境地。

是太认真,定抑或是有人太过贪婪?

很多时候,我都会天真地想像,第二天的相安无事。


这么多年,数不清的人经过自己的生活。

然而,本是连自己都以为应是过客的你,却在我心中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位置。

早已难数,从何时开始,

会莫名地不安,迷茫,乃至失眠,度日如年。

变得完全不是自己本来的模样。

因为看重,相信总需要有人去走第一步,不能总是自私。

所以变得可以不顾一切,

做了许多过往难以想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甚至在某一日,走到那个你留下了青春的看似很遥远的地方。

相信你应该是个挺好的人,不过是有过太不堪的过往,

就算已成过去,仍还是小心翼翼。

所以从不敢说出哪怕一个字的狠话。

即便是,几近控制不住自己愤怒情绪的现在。


说到底,不过是不敢想象,相对莫言的境况,

怀念最初的无话不说。

仅此而已。


但愿只是,胡思乱想。

我们要学会的,不过是彼此拥抱。只因“一个人可以轻易地学会不在乎,但学会在乎,却要付出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再不要独自一人穿过灰暗暝寂的暮色,在摇摇欲坠之前,在生命荒芜心脏冷却之前,彼此拥抱。——《Detachment》

方才遇上了件毫无节操的典型微毁灭事件。其实说到底,终归是你选择相信什么。正如那番“倾其蕴藏的可能性,将人类独有的力量和善良昭示给世界。唯独人类拥有神明,拥有超越现在的力量。”的话。既是天使,亦是魔鬼,本就是人之天性。

“在这短暂的一生中,你能馈赠予另一个人的最珍贵也是最庄重的礼物,其实就是时间而已。”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到这日才发现,曾呼吸过空气 。”



——但我更惧怕那万籁俱寂,一片荒凉